標籤: 明朝小書生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明朝小書生 起點-第五十章 進山閲讀

明朝小書生
小說推薦明朝小書生明朝小书生
乱战之后的河畔显得有些凄凉,附近的铺子都关了门,偶尔还能看到的几个行人早不知道躲去了哪儿,大概是托了前些天那些歹人的福,最喜欢看热闹的百姓现在都老实了许多。
血入春泥,翠柳红堤,顾怀看着躺在地上的十具尸体,一时不知道该拿出什么表情。
“八条人命换两条,这世界上就没这么亏本的买卖。”
顾怀回忆起刚才那一幕,几十名士卒从河边的巷子里冲出来,挥舞着武器冲向那十来个人,他们身上的衣服或许很破,他们手里的刀或许不利,但他们的气势…还算很足。
不冷的天堂 小说
很显然那些人也被吓到了,也不知道是谁弄了把弓射了暗箭,还差点让朱老哥阴沟里翻了船。
当时的顾怀还有点为朱老哥担心,生怕原本的历史在此刻被颠覆,但片刻之后他就绝望的发现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几十号人居然还打不过十几个。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你们要跑?”顾怀面无表情抬起头,扫视着自己手下的兵,“难道是他们拿刀的气势比较足?”
士卒们都低着头,不知道是在为战死的同袍默哀还是那点仅存的羞耻心起了作用。
“上你们也上,追你们也追,刀子还没碰到一起,你们就要退,你们给我搁这儿打游击?”
仙王的日常生活 小說
一旁的静念知道不能再让自家主官沉浸在这种情绪里了,不然多半要出事:“大人,追上去的人传回来消息,他们上山了。”
顾怀扶剑起身,哭笑不得。
看来他之前对于自己手底下的兵战斗力还是过于高估了,这还不算打仗,只能算小规模群架,这些士卒就已经把浑水摸鱼敌进我退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顾怀觉得要不是自己在旁边看着,估计这几十个兵能被朱老哥带人冲垮。
高分少女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没道理的事?
雷武 小說
明明是自己人比较多,明明自己这边是官兵对面是叛军,明明顾怀下了死命令一个都不准放跑,偏偏真打起来堪称一败涂地。
能怎么办?法不责众,更何况手底下的兵几乎都是这么个德性。
唯一真正执行顾怀命令的几个都躺在地上了,可能其他的士卒现在低着头还在笑他们傻。
也是,饷没发过,酒没一起喝过,窑子没一起逛过,饭都才一起吃上一顿,然后就要给你卖命,忽悠谁呢?就冲你那个百户名头?
真不把命当命的都死在定远城里了。
这下好了,人数不占优,地利不占有,士气也不占优,战斗力那更是没法比。
顾怀看向巍峨的西山,眺望着截断山顶的那朵白云。
这匪怎么剿?
……
“都是你们!要不是你们做的破事,小四怎么会死?”
略显狼狈的年轻人已经红了眼睛,他紧了紧手中的刀,对着落魄文士一行人怒喝道。
队正不屑的呸了一口:“老子这边不也死了人?老子还说是你们太扎眼才惹来的官兵!要不然这么些天怎么没有官兵找上门,你们一来官兵就冒出来了?”
周围已是密林,地上的松针厚了,有时候一脚踩下去就是个陷坑,使不上力也拔不出来,最麻烦的还是密密麻麻的低矮荆棘丛,一不小心就被钩住衣服扯住皮肉挣脱不成。
在这样的环境里,想加快速度爬上半山腰是件很困难的事,从小镇跑出来也已经快个把时辰了,一头钻进密林里的几人只能慌不择路地向上爬着。
听到对方开始怀疑是自己暴露了行踪,朱重八一行的几个年轻人终于忍不住了,同为亲卫的兄弟现在莫名其妙死在了这里,就为了接应这帮劳什子义军兄弟,什么狗屁的兄弟?喊得倒是响亮什么时候有好处想过其他人?
一个年轻人拔刀怒喝:“放你娘的狗屁!我等骑的快马,走的小路,身后要是缀了官兵,会不知道?分明是你们为非作歹,引了官兵来此,让我等摊上这般祸事!”
“够了!”落魄文士喝了一声,喘了两口粗气,“事已至此,争来争去有什么用?我等都是义军,都为官兵所不容,拔刀相见死得其所,难道我们还会害了自家义军兄弟不成?分明是巧合,不要生事!”
他看向落到后边的朱重八:“两边都死了人,暂且按下,眼下还是先到安全地方,等见到将军再说,怎么样?”
扶着树干的朱重八脸上也有些阴沉,但比起几个年轻人还是冷静许多,他回望山下:“官兵会不会跟上来?”
“应该不会,”落魄文士干脆坐了下来,“一开始我也以为是训练有素的官兵,但那般情形你也见了,或许只是民兵也说不定…不然我等都要交代在那里。”
朱重八点点头,他和落魄文士的观感差不多。
“再说这深山老林,咱们走得又快,官兵怎么跟?再往前些,就到半坡顶了,到时候咱们可以等等,确定没了尾巴再上山。”
眼见朱重八都默认了落魄文士的话,几个年轻人咬咬牙,还是收起了手中的刀,对面的队正也朝着下属摆了摆手,双方席地而坐,一起休息起来。
“我有些不明白,”朱重八打破了沉默,“既然已经决定投靠大帅了,你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濠州城?”
“你以为西山想翻就能翻?”落魄文士冷笑一声,“你们一路过来,想必是看到了濠州城外布了几层官兵的天罗地网?定远是小地方,外面的官兵不多,但濠州城外边不一样,我们要是直接去了濠州城,半道就得被官兵堵住。”
魅上龍皇:棄妃,請自重! 浮煙若夢
还有一层他没说,但朱重八心领神会,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怕是在担心直接去濠州城要被吞个一干二净。
“拿了东西,我就带你们抄小路过去,”朱重八抓起一把松针,慢慢松手让它们落下,“但就像你说的,你们这么多人,怎么越过官兵?”
队正和几个士卒一同看向落魄文士,这也是他们好奇的问题。
如果这个问题能解决,他们早就可以去濠州城了,何必在深山里窝这么些天?
落魄文士沉默了一下才开口:“谁说我们要全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