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棉衣衛


精华玄幻小說 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討論-214 不真實的世界讀書

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
小說推薦一萬種清除玩家的方法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声音由远及近,转眼便到了近前。
数道铺天盖地的金色符印朝着邪五门的方向笼罩了过来,伴随着滔天的威势。
夺人心志。
“李真人!”贺钦惊呼。
“化神!”万奇峰道。
“林白完了,哈哈哈哈!”马昌城道。
……
邪五门的修士面色骤变,惊慌失措的飞速下降,往地面躲避。
元婴修士他们联合起来还能对抗。
但化神境沟通天地灵气为己用,对他们来说就是碾压级别的存在。
百花梭、血舟上面的玩家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 目露骇然之色。
这就是化神境吗?
这就是仙神吗?
特效太拉风了!
林掌柜的奔月和这特效比起来,太拉胯了!
为什么官方不把这一幕做成游戏宣传片?
这等威势才符合人们对仙侠的想象啊!
林掌柜的垃圾爱别离,和这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辣眼睛!
果然是林掌柜毁了游戏……
……
李真人?
困住老宋一家子,引发了所有灾难的罪魁祸首?
看着几乎占据了他整个视线的金色符篆,林白第一时间召回了左手,对所有傀儡下达了守护的指令。
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化神境,单单这手从数里之外打过来的符篆, 现阶段的他哪怕共享了裴延宗和道虚两人的功力,也无法做到。
用现代武器类比,元婴真人的攻击距离是冲锋枪的话,化神境差不多就相当于迫击炮了。
我能打你,你却打不到我。
化神碾压元婴的原因就在于此。
攻击距离强行压制。
这么远的攻击距离甚至克制林白的奔月……
真尼玛蛋疼!
看到林白手里的丘比特之弓瞄向了五六里外的自家师父,道虚真人大骇,急忙道:“林白,求你不要把我和师父绑在一起……”
“李真人,你那如花似玉的爱人在这里,你舍得辣手摧花吗?”
林白没理会道虚, 而是用一根红线把李真人和身旁的浑浑噩噩的裴延宗绑在了一起,才运足了灵力,高声道。
李真人在几里之外, 林白感觉爱情之箭的射程可能不够, 他也没办法保证李真人看到的是谁?
而且。
看金色符篆攻过来的速度,林白怀疑,爱情之箭还没射到, 符篆就打到他身上了。
相比较之下, 还是月老的红线更靠谱一些, 无视距离,瞬间绑定。
危急时刻,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师父,不要过来啊!”道虚真人目呲欲裂,惊恐的吼道。
下一秒。
林白手里的菜刀架在了裴延宗的脖子上。
紧接着。
让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卑鄙!”
一声怒斥!
李真人突然喷出了一口鲜血,强行燃烧灵力,以近乎瞬移般的速度强行超越了他亲手打出来的符篆。
然后。
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虚空画符,反向推出了几道符篆,撞向了他之前打出来的符篆。
砰!
符篆两两相撞。
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冲击波以相撞点向外扩散。
百花梭上看热闹的玩家吹的七仰八翻。
山林之间的树木宛如遭受了炮击,枝断根折,东倒西歪,原本郁郁葱葱的山林此刻一片狼藉……
李真人身处爆炸中心,遭受的冲击力最大,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上的道袍都被撕碎,像是乞丐装一样,丝丝缕缕的挂在了身上。
……
什么情况?
天上地下, 游戏内外,不管是玩家还是修士,或者是观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天地之间一片寂静。
丐帮弟子直播屏幕上的弹幕都在这一刻,短暂的清空了。
……
“李真人在干什么?”马昌城瞪大了眼睛。
“爱情之箭连化神也不能幸免?”关鹏飞惊诧的道。
“李真人中箭了吗?”万奇峰眉头紧皱。
“林白弓弦上的箭自始至终没有射出去。”贺钦目光格外深邃,他摇摇头,自嘲的笑了一声,“早该知道,一个敢如此搅闹天下的人,怎么可能把自己的所有能力公之于众?又怎么可能只有区区元婴修为?两位掌门,我们败了!”
……
“这货是出来搞笑的吗?”一条弹幕悠悠的飘过,马上点燃了围观群众的激情。
“亏得我还对他报以厚望,原来也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林掌柜是无敌的男人”
“林掌柜是游戏公司的亲儿子,官方给他开的挂太大了”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林白甚至都没有射出他手里的爱情之箭?”
“还记得清玉和花溪吗?当时林白也没有爱情之箭,随口一句话,就为他们连上了姻缘,迄今仍然如胶似漆”
“言出法随吧!”
“除了言出法随,没有别的解释了。”
“无解的林掌柜。”
“应该有限制吧,如果没有记错,林掌柜一共只用了两次言出法随,其余时候都要借助爱情之箭……”
“你们仍然想对付林掌柜吗?”
“不然呢?任由林白野蛮生长,我们所有玩家都为他打工吗?”
“李真人是化神境,被林白一招拿下,玩家进入游戏两個月了,连一个金丹都没有。不说林掌柜近乎无解的技能,就他现在控制的傀儡,就能横扫一大片,伱告诉我怎么打?”
“只有一个可能,林白是后期BOSS,不是现阶段的玩家能够惦记的。而且,我不相信游戏中会出现无解的技能,之所以认为技能无解,是没有找对方法。也许是走位,也许是属性相克,多试验几次,总会找到方法的,即使在别的游戏中推大BOSS,官方也不会让你一次就成功的。”
“对,林掌柜的爱情之弓对NPC或许有用,但这种精神类的技能,不可能对玩家起作用的。”
“游戏中的身体是官方控制的,官方控制不了你的思想,难道不能配合技能效果,暂时接管一下你的身体吗?就像别的游戏里面的过场动画一样,你看着自己的游戏人物对话,却无法对他做出任何控制……”
“现在讨论这些没有意义,我们更应该做的是,去官方论坛抗议一波。不说林掌柜是不是后期BOSS,你们不觉得剧情推进的太快了吗?化身境界的李真人隔着几公里就能发动技能,玩家遇到照样无解啊!”
“说到点上了。这个阶段玩家对应的BOSS,应该是修行门派的低阶弟子。BOSS修为是金丹最合适,拿低阶弟子练级,靠着技能和技巧推翻金丹级别的BOSS,才符合常理。之前林掌柜强行打元婴已经不合理了,现在又弄出来一个化神,就像是给蚂蚁面前放了一个大象当对手,离大谱。
“说得对,西方的《神魔大陆》就没出现这种越级的BOSS。”
“除了乾城,别的地方也没出现化神境界的BOSS……”
“有《正义周刊》,用不了多久,大BOSS就出来了,这不用怀疑,林掌柜有这个能力,毕竟,他给自己定义的人设是救世主……”
“去特么的救世主!如果咱们的世界出现这样的救世主,我得先把他弄死。”
“不管怎样,先去抗议一波吧!”
江西君觉醒了魔性(后宫)体质
“就是,就是,上次去抗议,发放了一波账号,多抗议几次,游戏公司一心软,说不定就开放公测了,不管你们怎么看待林白,我反正觉得现在的游戏剧情挺刺激的,你完全猜不到后续会怎么发展?”
“同去,同去!”
“乱世出英雄。林掌柜一手缔造了乱世,剩下的就看玩家之中谁是英雄了,能够拯救世界于水火之中了。”
“玩家和林白到底谁是救世主?”
“胜者为王。”
……
“卑鄙,拿无辜威胁老道算什么本领?”李真人擦掉了嘴角的鲜血,愤怒的看着林白,偶尔瞥向裴延宗,面露焦急之色。
“造孽啊!”道虚看着自家师父的表情,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师父,是徒儿的错。”
“回龙观千年基业毁在你这逆徒的手里,自然是你的错。”李真人怒瞪道虚,“等我杀了林白,便毙你这逆徒于掌下。”
“……”道虚嘴角划过一抹苦笑,杀林白?被人控制犹不自知,怕用不了多久,你也是林白门下一走狗。
李真人假装不在意裴延宗,抬头看了眼奔月的黑衣蒙面人,不自觉的哼了一声:“道空,道净何在?回龙观众弟子何在?”
“师父。”道空和道净相继从后面的队伍中飞了出来,他们的脸色都不好看。
道空看着林白,迟疑片刻,抱拳道:“掌门,我师父一把年纪,修行不易,还请为我师尊留几分颜面。”
“道空,你叫谁掌门?”李真人鼻子险些气歪了,“我怎么就收了你们几个不争气的徒弟?其余人也就罢了,你们是我亲传,怎么就能轻易把回龙观拱手相让,哪怕战死,也不枉随我修行一场?回龙观众弟子,速速出列,各使神通,随我击杀林白……”
回龙观的修士没有一个动的,反而向他们师祖投去了悲悯的目光。
“请掌门放过师祖。”
不知谁喊了一嗓子,迅速引发了回龙观一众道士的共鸣,剩下的人似是醒过神儿来,参差不齐的对林白行礼。
“请掌门放过师祖。”
“我等愿劝说师祖加入正义门”
……
“你们?”李真人呆住了,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
这一刻。
他气血攻心,伤势竟仿佛加重了几分。
辛尚等人心中五味杂陈,按理说,和他们争斗了数百年的回龙观沦落到这个地步,他们本该高兴,但这个时候,谁也乐不出来,反而有种兔死狐悲的悲凉感。
“此间事了,给本门老祖传信,让他们勿要来招惹林白吧!”赵屠龙喃喃的道。
辛尚等人下意识的点头附和。
“师父,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了。”道净悲怆的道,“您没发现吗?您已经中招了!”
“胡言乱语。”李真人怒道。
“拼着受伤也要拦下自己的攻击,您不觉得奇怪吗?”道净问。
“……”李真人愣了一下,瞥了眼仍被林白钳制的裴延宗,犹自嘴硬,“老夫只是不愿意伤及无辜。”
“无辜是裴延宗吗?”道空豁出去了,“您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残阳门的门主,是我们的死对头,您为了他反噬自身,正常吗?”
残阳门的弟子面面相觑,看着面带微笑把菜刀架在裴延宗脖子上的林白,一群人自叹弗如,那家伙才是真正的邪魔外道啊!
“残阳门主又如何?”李真人的心事被拆穿,索性破罐子破摔,“被林白挟持便是人质,为师看不得这般无耻的行为。为师不仅要救下你们,这劳什子的正义联盟,老夫也要拆散了它,还世界以安宁……”
林白抬头看向天空。
奔月早停了。
朝元剑派联盟的人慢悠悠的往下蹭。
看到林白抬头。
一群黑衣人立刻停下了脚步。
贺钦扯下了脸上的蒙面巾,高声道:“盟主,且勿动手,我们被盟主的法则之力折服,此番是要加入正义联盟的。”
他的笑容要多谦卑,有多谦卑。
当化神境界的李真人不惜自损也不忍心伤害林白的时候,这群人终于放下了所谓的尊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盟主,灵器阁愿意加入正义联盟,为联盟的事业贡献光和热。”万奇峰也扯下了蒙面巾,他比贺钦精明,甚至套用了正义联盟上宣传的官方语言,“灵器阁愿意为联盟这次出征的费用做出赔偿。”
老狐狸!
贺钦和马昌城同时瞪向了这不要脸的家伙。
万奇峰浑不在意。
马昌城叹了一声,抱拳道:“药王谷也愿意给出战争赔偿。”
【来自马昌城、贺钦、万奇峰的怨念;+1+1+1】
【来自李真人的愤怒;+1+1+1】
感受着后台众人的情绪,林白问:“三位掌门,你们真如迷途的羔羊一般,幡然悔悟了吗?”
“盟主,我们被您无敌如太阳一般的实力所折服,对您的佩服宛如江河一般滔滔不绝。加入联盟的心比金子还要真,比赤子还要纯洁,此心可鉴,堪比日月。”
有万奇峰开头,贺钦也豁出去了,不就是拼不要脸吗,跟谁不会似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正七宗的援兵最多也是化神境,来了也是白给,还不如及早为自己寻个后路,不要落得和李真人一样的下场才好。
辛尚等人同时向贺钦投去了鄙夷的目光,鄙夷中隐约带着那么一丝钦佩,他们当时要如此明辨是非,早成林白心腹了啊!
“既然如此,你们就像鹌鹑一样,安静的呆在一旁,看我如何折服犹如小公鸡一样高傲的李真人吧!”
林白笑着吩咐道。
在他展露笑容的那一刻。
道虚、道净、道空、裴延宗,以及愤怒的李真人等等等等,不约而同的露出了相同的笑容。
突如其来的笑容把贺钦等人吓了一跳。
一笑都笑。
这群人变脸太快了。
什么毛病?
太特么渗人了!
还有李真人,别人笑也就罢了。
你都被他比作小公鸡了,笑个毛啊?
这一刻。
仿佛世界都不真实了。
……
你才是小公鸡!
你们一家都是小公鸡!
李真人面带笑容,浑身颤抖:“竖子,欺人太甚。还没有人敢如此折辱老夫!”
林白收敛笑容。
李真人马上回归了正常的愤怒表情。
林白再笑。
李真人愤怒的咆哮立刻带上了笑容……
几次三番。
像是李真人对着林白表演颜艺一样,别提多别扭了。
每一个看着李真人的人都惊呆了,回龙观的道士没眼看自家师祖一个个面红耳赤,垂下了头。
您说您老人家没本事,来强行凑什么热闹啊!
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回龙观除了名也挺好的,
……
噗嗤!
同样被迫着展露了几次微笑的小白狐,终于没忍住,发出了最真心的笑容,师父的恶趣味还真是很浓啊!
“竖子,休要用邪术捉弄老道。”李真人终于发现了异常,再也忍不住了,并指如剑,一道剑风直奔林白的眉心而来,他心系裴延宗,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杀掉林白,救出心上人。
剑风出手的那一刻。
裴延宗脑袋一歪,恰到好处的挡在了林白脑袋面前。
倏!
李真人再次催动功力,伸手拦下了自己发射出去的剑风,红线影响之下,他宁肯自己受伤,也不愿意伤了自己爱人的。
凌厉的剑风贯穿了他的左掌,鲜血淋漓。
但李真人浑然不顾自己的伤势,看着林白,眼神里划过一丝决绝。
只见他如瞬移一般,突然出现在了林白的左侧,屈指一弹,击飞了他架在裴延宗脖子上的菜刀,再伸手一扯,竟把裴延宗从林白的面前抢走了。
林白六十的敏捷竟然没有反应过来,周围那些被他下达了守护指令的卡片傀儡,也没一个能反应过来的,他们所能做到的,也不过是晃动了一下身体。
不过。
李真人也不好受,近乎瞬移的闪现对他的身体负荷也相当大,抢到裴延宗,他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苍白如纸。
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李真人张狂的大笑:“林白,如今你失了人质,我倒要看看谁还能护你?不修自身,旁门左道终究上不得台面……”
话音未落。
他怀里的裴延宗突然消失。
下一瞬。
再次出现在林白身前,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李真人的笑容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