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破落商人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封印神明 破落商人-第二十六章 重傷分享

封印神明
小說推薦封印神明封印神明
响声一起,原本打坐的宁淼迅速睁开双眼看向门口,同时一道符箓从衣袖中滑出,被他紧紧的捏住,准备着随时打出。
闪烁不定的灯光下,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门口飘进房间,苍白中带着青紫色的脸,煞白的嘴唇,空洞的发着绿光的眼睛。这不正是曲荣暖两次见到的鬼嘛。
确定了来者的身份,宁淼缓缓站起身来注视着眼前的白衣男鬼,眼神平静,可是心中却是无比诧异,这世界到底怎么了,怎么随便出来一个鬼魂都是恶灵级别的。可是诧异又有什么用呢,说到底还不是要自己对付。
想到这,宁淼不在犹豫,早已捏在手中的符箓,已经被他直接甩向白衣男鬼,同时口中念道:“玄武大帝在眼前,神归庙,鬼归坟,妖魔鬼怪归山林,玄武真君急急如律令。”
黄色的符咒就要靠近白衣男鬼身前之时,噗的一声燃烧起来,符箓中蕴含的法力瞬间打在白衣男鬼身上。没有声响,没有异象,白衣男鬼咧嘴冲着宁淼漏出一个阴邪的笑容,干枯的手指轻轻弹了弹自己白色的西装,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这种情况,宁淼丝毫没有意外,这地低级的玄武驱邪符,能有效果的话,那他才会奇怪。
“看来,对付你还是要用真本事的。”嘀咕了一句后,宁淼快速伸手,从腰间的布囊中又摸出一张符箓,不过这次的符箓有别于以往的黄符,而是暗红色的符符纸。同时左手自腰带中抽出一把软剑,此剑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剑身犹如无数银丝缠绕形成,无锋也无刃。手腕一抖,软剑顿时笔直。
宁淼将手中暗红符箓在剑身上一按,下一刻就挥剑直刺白衣男鬼,口中此刻也开始吟唱:“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带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伏,何鬼敢当? 急急如律令。”
天才医生混都市 东流无歇
咒语念毕,符箓化成黑红色的火苗,包裹住长剑直接将白衣男鬼刺了个对穿。火苗也在这一刻离开长剑,形成熊熊烈焰将白衣男鬼吞噬。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宁淼眼前火焰包裹的人影不断的晃动,挣扎着向门外冲去,原木制作的地板上都留下一长溜的焦黑。
见白衣男鬼还在挣扎,宁淼冷着嘲讽:“红莲业火下,你能跑的了吗?”
打脸来的很快,就在宁淼刚刚嘲讽完,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恶鬼突然就停住了,他不在动,不在挣扎,片刻间,一直燃烧的火焰逐渐消失了,消散于无形。
“喋喋喋喋,小道士,你是很厉害,不过区区业火还奈何不了我的。”刺耳的音波如针扎般,刺的宁淼耳膜生疼。宁淼不禁的伸手揉了揉耳朵。
雨归云深处
而就这一瞬间,白衣男鬼枯瘦的手指如刀锋般划过宁淼的脖颈,也辛亏宁淼反应快,在风声昼起的刹那,整个人向后一仰,堪堪避开的同时,顺势一脚踢向白衣男鬼,而这白衣男鬼也不是普通阴魂,侧身避开宁淼踢来的一脚,动作不变,身影却猛的向前一窜,枯瘦的手臂一带,噗,宁淼的肩膀就被这划破,殷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急速流出,只一会,就染红他整个衣袖。
宁淼虽然受伤,但也不示弱,右手中的银丝宝剑在自己的伤口上一抹,血液顿时沾满了整个宝剑,下一刻,剑尖一挑,沾染着自己鲜血的银丝剑瞬间穿透白衣男鬼心脏的位置,霎时间红色的火焰再次腾起,只不过这次的火焰不大,不似刚才可以吞没整个白衣男鬼的红莲业火,而这次火焰如同黄豆大小,始终附着在白衣男鬼的胸口,不断的燃烧。
“啊,这是什么。”白衣男鬼这次是真正的开始哀嚎,黄豆大小的火焰比刚才的红莲业火来说,小了无数倍,可是对他的伤害却更胜百倍不止。
爱妃在上 小说
目光紧紧盯着白衣男鬼的宁淼没有丝毫的放松,虽然他明白这次的火焰是用他的血液幻化而成,但也无法直接杀死眼前这个恶灵,见男鬼痛苦不堪,宁淼双手握剑,指向半空,不断画动,口中大喝“太一真人,六阳之神。火车使者,雷声腾腾。震响万里,邵阳将军。符到奉行,不得留停。急急如律令。”
咒语停,手中长剑虚空一劈,剑尖直直指向还在哀嚎的白衣男鬼,哗……犹如婴儿手臂粗细的雷电自半空而下,狠狠的劈在白衣男鬼的身上,电光闪动间,白衣男鬼已经痛苦的满地打滚。
即使如此,电光仍是不停,一道又一道的击中地上翻来覆去的白衣男鬼,男鬼翻滚过的地面已经在雷霆的攻击下出现一个近一米大小的深坑。
啊……知道必死无疑的白衣男鬼忍受着痛苦的折磨,翻身而起,踉跄的冲向眼前的宁淼,一副要拉着宁淼给自己陪葬的架势。
“不知死活。”见白衣男鬼,已经如此还想反抗。宁淼一声低喝,手中法决变换,单手结成一个简单的手印,朝着白衣男鬼的额头拍去。
就在手决将要击中的刹那,一只由黑气组成的大手穿过道道雷莽,一把抓住了白衣男鬼的后脖颈,看似轻轻的一甩,白衣男鬼便飞好几米远。
刹那间从宁淼的必杀手段下救下了白衣男鬼的性命的手段。
宁淼大惊失色,这是什么修为,白衣男鬼已经是恶灵等级的邪物,即使这样,宁淼也是费尽心思,拼着受伤的状况下,才有击杀白衣男鬼的机会,而刚才救下白衣男鬼的,只不过是一只有邪气组成的黑色手掌而已,这样的修为别说见了,宁淼听都没听过。
就在宁淼发愣间,黑色大手完全展开,并指成掌, “砰”的一掌就将宁淼拍进了别墅之中。
宁淼被手掌拍中后,只觉得胸口如卡车猛烈撞击一般,身体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向后倒飞而去,在半空就是一口吐鲜血喷出,重重的落在地上,又带出一口鲜血。
重伤倒地的宁淼,脑海现在能出现的词只剩一句,“这次完了。”
不过宁淼也不是就会这么被击倒的人,此时他伸手沾起地上的鲜血,便抹在右手握住的银丝剑上,起身直扑院中,口中不断的念着:“混元之精,收气散英。仙童十二,环列帝廷。三阳师工帅,五部雷霆。奔雷走电,流金火铃。撼动天柱,灌裂丘陵。扫荡九丑,役使万灵。号令不妄,显戮有情。赫身震伐,闭蛰咸惊。四溟八海,朝宗玉京。急急如律令。”
咒语念罢,宁淼双手握剑指向天际,就见漆黑的天空中突然雷霆闪动,混合着雨势化为一道青色的霹雳没入宁淼手中长剑,剑身电光闪动,如同黑暗空间中的指路明灯。
“妖孽,受死!”一声大吼,宁淼飞身向前,长剑带着电光直接刺入那阴气形成的巨掌。
下一刻,空中无数的雷霆劈炼在宁淼长剑刺入巨掌的瞬间也呼啸而下,与宁淼的攻击同时到达,顷刻间银芒照亮了整个别墅。
也是在这一刻,巨掌被雷霆劈的消散于无形,而宁淼也再次被轰进了别墅里,血洒长空,惨烈无比。
半空中宁淼意识已经有些模糊,隐约间看到匆忙赶出来的张猛等人,“快走……”拼尽了最后的力气喊出这两个字,宁淼的意识就化为一片黑暗,彻底的昏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