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辭天驕


笔下生花的小說 辭天驕 txt-第四百六十五章 望聞問切推薦

辭天驕
小說推薦辭天驕辞天骄
有那么一瞬间,他懵着,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背上猛地出了一层汗,低头就要跪。
被铁俨拉住。
皇帝像是只是随意说了一句话,依旧没心没肺地道:“你这老货,做什么呢?年纪没到膝盖就软了?快把帘子放下,朕困了。”
内侍赶紧给他将被角掖好,放下金钩,蹑足出去。
出了寝殿,他摸了摸后背冷汗,自己站在檐下咂摸半晌,仍旧没有咂摸出方才的皇帝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他跟在皇帝身边也有多年,往日里的傀儡皇帝是一个模样,现在的皇帝似乎没有太多变化,但是一个人做了傀儡多年,乍然解脱还重掌大权,地位心态天翻地覆,怎么还会和以前一样呢?
他等了一会,确定里头铁俨睡熟了,才出了宫门,走过一个拐角,阴影里有人在等着他。
对方是一名内阁中书,是专门给陛下太女送折子的,方才陛下询问折子去处,这位中书特地过来解释。
内侍站下,和他细细将方才的事说了一遍,每句话,每个字。
中书听了,什么也没说,只默默塞过去一个荷包,内侍也就很熟练地收了。
内侍回转重明宫,中书也就回了内阁值房,就着灯火,匆匆写了封信,交给自己在前廷伺候的伴当,伴当行到宫门下,找到熟悉的值夜侍卫,将信交了出去。
次日天明,容府侧门就有人进入,不多时,这封信便放在了容麓川的书房桌上。
枯瘦的手指拈起信来,随意瞧了瞧,顺手扔一旁火盆里。
转首对旁边幕僚笑道:“鱼儿似乎上钩了呢。”
幕僚道:“恭喜老爷。”
容麓川笑着摇了摇头,幕僚轻声道:”老爷说过,此计只能在太女刚回宫时使用,也只能于此刻奏效,那之后,老爷打算……?”
“打算?我没打算。”容麓川起身,戴上官帽准备上朝。
幕僚神色困惑。
“何必要有打算呢?铁家要对付的又不是我。”容麓川淡淡道,“容家从来要的只是自保,是地位不衰,是家族存续。萧家倒也成,不倒也成,只要倒下来不会砸到容家的脚就成。”
他向前走,幕僚小心地让开了道路。
窗外天色阴沉,似乎总在蓄着一场雪。
容麓川在门槛上站定,没有回头,轻声道:“记住,这朝政也和医家一般,望闻问切为先。诸般事务,人员往来,流言风语,蛛丝马迹,都一一搜罗于心,才能窥见症结所在,或培元,或固本,或拔毒,或挞伐。用什么药,都要先看病得如何。”
幕僚道:“若无病呢?”
“人吃五谷,政出多门。怎么会没病?”容麓川上了等候已久的暖轿,转头一哂,“若有需要,没病,也让它病一病。昨夜今日,不就是了?”
……
铁慈当夜丑时才睡,次日没有大朝会,但她也没能睡成懒觉,因为卯时正就有内阁送折子来,铁慈想着老爹今日可以睡个懒觉,愉悦地接受了任务。
重明宫里,铁俨却是早早醒了,毕竟每日晨起批阅折子已经成了习惯,寝殿外伺候的宫人也已经做好了伺候皇帝起床的准备,不过今日铁俨没有很快起身,
在静静听了一阵重明宫的动静,确定没有了每天早晨内阁行走送折子来时急促的脚步声后,他便又闭上了眼睛。
他的贴身内侍沿着廊檐悄悄走来,挥手示意众人下去。
重明宫从前些日子的喧嚣中脱身而出,又恢复了两年前的沉静。
不用起早的皇帝,睡了个懒觉,起来后也一反常态,没有召见重臣议事。但是重臣们的动向很快就传遍了宫中,说是一大早容首辅就进了宫,带着内阁诸位大学士去瑞祥殿见太女议事了。
铁俨听说的时候,刚刚起床,闻言伸了个懒腰,什么都没说。
慈仁宫也很安静,应该说这种安静从铁慈上次回京之后便开始了。
铁慈刚去燕南的时候,宫中有过几次小动静,但是因为皇帝和静妃的宫宇都防守严密,没能得逞。这些小动作都隐隐约约指向慈仁宫,自此铁俨干脆以太后病了为名,将慈仁宫封了宫,不允许任何慈仁宫人出入,萧立衡自然抗议过,要求探望太后,但是现在朝廷乃至整个盛都的文人都以贺梓马首是瞻,贺梓先下手为强,对外宣称太后因为娘家行事不端而气病,萧家如果还愿为太后着想一分,就不该再去滋扰她老人家安心养病。
偌大一顶孝道的帽子扣下来,萧家只能止步于内宫之外。
太后难得的也很安分,几次试探不成之后,似乎便放弃了。
此时她正坐在桌前亲自梳妆,并没有叫梳头宫女进来,毕竟长日漫漫,困在这慈仁宫一亩三分地里,再不自己找点事做,就要闲的发霉了。
她一下一下梳着自己的长发,这个年纪了,她依旧乌发如云,毕竟当年,她就以善于保养容颜,善于穿衣搭配而闻名六宫,深受先帝宠爱。靠着这一手,硬生生把许多年纪比她轻的妃子先熬死了。
梳子落在发顶便顺畅地滑了下去,太后垂头望着桌面,日光从窗棂缝隙透进来,被窗格在桌面上分割成一格一格如栅栏,她知道从第一栅移到最后一栅的时候,这一天差不多就过去了。
这一年也差不多过去了。
她忽然抛下梳子,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地面落了一层隐约的黑色长发,她长长的裙裾拖曳而过。
她站在廊檐下,透过层层宫门,看见紧闭的慈仁宫大门。
这扇门并不会开,只在侧门开了个人钻不过去的小门,递出杂物,送进饭食。
像个狗洞。
狗洞门口还有整整一队的太女九卫日夜守卫。
美其名曰保护太后,可是太后知道他们甚至背着劲弩。
她相信,他们会射杀任何越过慈仁宫墙头的人和物。
包括她。
这些凶恶的狗,怀里揣着铁慈的命令,而她那个名义上的好孙女,绝不会放弃任何能够杀她的机会。
铁慈离开燕南的时候,太女九卫刚刚借着春闱事件掌握了宫禁,一开始是和白泽卫共同轮流戍守后宫,而白泽卫她多年渗透,很多都是她的人。
那时候她还可以安枕,但是夏侯淳那条老狗,借着太女的威势和狄一苇的帮忙,先是组织了一场军中大比武,用狄一苇留在盛都的血骑和蝎子营精锐,将很多属于萧家派系的盛都宫卫头领打伤,再借此机会以白泽卫无能为名,进行了清洗和换将,将血骑和蝎子营精锐都安排进了这皇城内外的防卫,占据了重要的中层位置,白泽卫也被换了许多。
之后又是打散换防,人员重新筛选补充,几轮下来,宫卫就几乎没有萧家的人了。
换完守卫就是换各宫伺候的人手,这回是瑞祥殿的人和铁慈那个青梅竹马顾小小一起动手,借着各种由头,将她慈仁宫的宫女几乎都换了。
只是她身边的人,是她从娘家带来的,没有合适的理由,谁也不能动,她身边人也只能谨言慎行,连走路都不敢步子大,生怕一个不小心,被捉了错处,从此就得离了慈仁宫。
虽然身边人还在,但是没了那许多小喽啰,办事就极为不方便。
更可怕的是,铁慈人不在京城,眼睛还始终盯着宫禁,她和她的狗,从没放弃过杀掉她的想法。
她的饭菜被下过毒,她遇见过三次刺客,宫中哪里都没去,偏偏往她这奔的刺客,而平日里眼睛都不眨守门的九卫,那天一个人也不在。
若不是桑棠在,若不是每顿饭菜她都先送到桑棠那里,她大概早就死了。
但那段日子,那日夜不眠担惊受怕的日子,还是让她崩溃了。
她爬上慈仁宫最高的采星楼,举着火把,哭闹着要放火烧宫,终于逼得皇帝匆匆赶来。
关闭了两个月的慈仁宫大门终于打开,宫内是幽禁,宫外是自由。
皇帝站在那道分界线上,现在,拥有进出自由的是他,变成傀儡的,是自己。
她在登楼之前,硬生生两夜没睡,把自己熬得无比憔悴,以至于皇帝一看见她,震惊无伦。
她第一次抛下了身为太后的尊贵,抱着皇帝的腿痛哭,她请他看在当年养育之恩的份上,干脆赐死自己,不要留她在这水深火热的慈仁宫内日夜苦熬。日日经受死亡的恐惧和威胁。
皇帝不敢置信。
她看着皇帝的神情,便知道果然铁慈干这些,是瞒着皇帝的。
她就是条潜伏多年,爪牙带毒,一朝出手便要人性命的恶狼。
她把留下的带毒的饭菜,喂给猫狗,死了一地的猫狗,让铁俨眼神震惊。
她给铁俨看那被刺客一剑刺穿的宫墙,她跪在皇帝脚下,哭着回忆母子也曾温暖过的相处细节,回忆当初被宠妃为难时的她对他有过的回护,和他赔罪自己被萧家裹挟的利欲熏心,发誓以后一定安分守己。
她和他说,之前的那许多年,她是做的不对,但是她从未想过要皇帝和铁慈性命,不然父女二人也不能安然至今。
何以陛下一定要弑母,便不惧这史笔如刀?
那一个下午的哭泣,耗尽了她的力气和全部智慧,最终皇帝虽然没有答应开放慈仁宫,撤走护卫,却承诺了不会伤她性命。
之后果然,下毒没有了,刺客也没有了。
日子似乎恢复了平静,可她心底的火一直在烧。
她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日在采星楼上,自己在铁俨脚下哭号求饶的屈辱。
太后的目光,缓缓落在墙角,那里有一条水道,宫女们正将洗过脸的胭脂水倒进去,水里便会涨起一片腻腻的杏子红色。
她目光收回来,明明没有动静,身后却有寒气逼来。
她便知道,桑棠从他的冰屋子里出来了。
她回转殿内,桑棠跟在她身后,两条人影长而曲折地覆在门槛上。
身后他微哑地道:“我昨夜又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他行走在丛林之中,四周盘桓着无数毒蛇猛兽,他坐在树上梳头,他的头发长长了,像一道黑色的河流从巨木之端垂落……我想去找他了,去这个满是树木和毒兽的地方。”
太后猛地回过头来。
一瞬间眼神惊骇。
不,不能!
她连声音都变得尖利:“一个梦而已,如何能当真!”
桑棠道:“可我等了太久了,每次你都说打听到了消息,但每次都找不到……他,还是死了吧?”
“他怎么会死?”太后吸一口气,柔声道,“他当初就是你们当中,最强大的那个,他那能力,这世上哪里有能置他于死的力量?”
桑棠冷淡地笑了笑,指了指自己心口,道:“你没见识过那样的东西,就不要说这样的话。我比他弱不了多少,可如果不是我心生偏了,我早就死了。”
“你在骗我是吧?你一直在骗我……”桑棠道,“池凤郦死了,归海生死了,他们当年逃得一命,僻处海疆,终生未出,用一生的时间来治伤。最后还是死了。一个死于雷电,一个藏于火中。”
“不……不……归海夫妻如何能和你们比?他们会死,但你没死,端木就一定不会死……”
“就算他不死,可能也和归海夫妻和我一样,缩于某地不能动弹吧……然后你找不到,而我也缩在你这里,那此生如何能再次相逢?或者即便是相逢,这样的我他也不愿意看见吧,龟缩于女子后宫,为活命做女人打手,不见天日,活得像一条狗……”
桑棠眉宇间浮现一抹厌倦。
原本寄希望于这个拥有天下最大权势的女人,能帮自己找到他。
但是许多年过去,一次次生出希望,一次次失望。
再后来看见萍踪,住进了她做的冰屋子,终于能够看一看这世间的光。
萍踪偶尔会来看他,给他的冰屋子加固,他坐在里面,想了很久。
想萍踪说,池凤郦死前,眼眸里闪耀着对自由的渴求。
他觉得可笑。
当年叱咤天下,纵游山河的三狂五帝,怎么最后都活成了苟延残喘的狗呢?
黑蝴蝶
又一次失望来临时,他忽然想,就这样吧。
离开这里吧。
在日光下行走,走遍山川去寻找他,若有一日在路途中死去,那也是死在阳光下,天风中,死在寻找他的道路上。
胜于一生龟缩角落,不见故人,不见日光。
“我走了。”桑棠疲倦地道,“你好自为之。”
“别!”太后惊恐地拽住他的衣袖,“你不要命了!你能走出去吗!”
桑棠抬起手, 日光打在他近乎透明的指尖,他道:“我怕的,从来都不是死。”
万界基因
炊饼哥哥 小说
“可是你离开了,你就真的再也没有希望再见他了!”
“本来就没有希望吧?”桑棠淡漠地道,“现在我希望死在日光之下。”
他衣袖忽然就从太后抓得紧紧的手指中垂落,下一瞬已经像一片黑云飘在了屋顶上。
太后绝望地跪在冰冷的云砖地上,手指抠紧了地砖的缝隙,心跳太急用力太过,指甲劈裂都不晓得。
她只知道,如果不留住他,自己就真的完了。
黑色的云微微一动。
“他在燕南!他在燕南!”
黑色的云停了下来,但随即桑棠就讥嘲地笑了,“你以前也说过他在燕南,但是并没有找到。你还说过在九绥,在雍凉,在辽东……哪儿偏远你往哪儿说是吧!”
“这回是真的,真的在燕南!”太后的指甲要劈了,嗓子也要劈了。
“行啊,那我就去燕南找。”桑棠道,“有人嘲笑我,堂堂大宗师,找人还要人帮忙,我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你找不到的!”
桑棠的眼眸忽然凌厉地垂了下来。
“他已经被铁慈暗害了!”
……